图片说明

猜不透的谜语,谜底只是我活成了你喜欢的样子

麻椒 阅读(0) 评论()
声明:本文由入驻搜狐公众平台的作者撰写,除搜狐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搜狐立场。举报

  

  >>>>

  ——椒香,我想要和你猜一个谜语

  ——什么谜语?

  ——你说,有两条铁轨,把你绑在其中的一条铁轨上,有两辆火车同时开过来,究竟哪一辆会轧到你呢?

  椒香和梦露是两个一起长大的女孩。

  

  >>>>

  这年平安夜下了一场很大的雪,地上落了厚厚的一层,蓬松柔软,踩上去嘎吱嘎吱地响。

  夜空下椒香小姐踩着绵软柔和的雪,在一片人声鼎沸中听到身后有人叫她的名字。她转过头,温暖的高高的路灯下他正疾步向她走来,在灯光的照耀下可以清晰地看到细细的雪花一丝丝地落上他的头发,他的肩膀。

  Mr.麻笑眯眯地走到她跟前,伸手拍去她头上的雪花,然后递给她一个礼物盒,放到她的手上。一片错愕中椒香小姐看到Mr.麻弯下了腰,英俊的脸离她越来越近,越来越近,在距离她还有一公分的时候他突然转过了头,凑到她的耳边,她听到他低低的笑声,还有轻微的呼吸声,像柔滑的丝带拂过她的脖颈,痒痒的,让她忍不住颤抖。

  “我......”

  恰在这时一束烟花在夜空中绽放,夹杂着震耳欲聋的欢呼声,椒香小姐呆愣着看Mr.麻直起了腰,破碎了一夜空的烟花下,他的眼底是收揽了整个银河的细碎光芒。

  梦露亲眼目睹了这一幕。她看着Mr.麻对椒香小姐的温情脉脉,盯着那个盒子紧紧的攥着自己的手。指甲在手心留下深深的痕迹,她开始疯狂的奔跑,夜风中的雪像刀子一样划着她的脸庞。

  

  >>>>

  梦露回到家就看到母亲手里拿着两个红肚兜,像捧着珍宝一般在灯下细细打量着。梦露有点明白她的父亲和那个男人为什么都愿意忍受这个发疯的女人了,这样的母亲恬静安然,是世间最美的女人。

  梦露的一颗暴戾的心瞬间柔和了下来,她坐到母亲身边,张开手从后面抱着她,将头埋在她的肩上,很快那里氲湿了一片。

  母亲转过头来,把一块肚兜堆到梦露的脸上,傻傻地望着她笑。“你。”

  梦露抬起头,胡乱地抹了把眼睛,“这是给我的吗?”

  母亲点了点头:“你,给。”

  此刻突然传来急促的敲门声,敲碎了这个寂静的夜晚,也即将敲碎梦露剩余的人生。

  来人一伙凶神恶煞,领头的喝问那男人在哪,梦露好不容易才听明白那男人欠了这伙人的钱,现在讨债的人来了。

  

  >>>>

  梦露好说歹说,欠钱的不是她们,而是自己的继父,让他们去管继父要。可债主找人不得,捂了梦露的口鼻就往外面拖。梦露被拽得七荤八素,摔在地上双手蹭破了皮,火辣辣的疼。梦露母亲在后面尖叫着,哭喊着,抓住其中一个人的手臂就咬,被咬的人疼痛不已,一挥手将梦露母亲甩了出去,直直撞在门柱上,软趴趴地倒在了雪地里。

  梦露不知自己被带到了哪里,后面一人一直捂着她的口鼻,不仅呼吸不到空气,而且气味难闻的帕子熏得她犯恶心,意识也松松散散,浑身更是提不上劲,像一只游离的浮萍,怎么也抓不住。她被粗暴地带下车,粗暴地推倒在地上,此时她已经感觉不到疼痛,就连身上衣物被撕裂的一瞬,也只觉得一阵寒冷而已。

  月华如水,漆黑如墨的夜空上飘荡着无数的孔明灯,橙色的灯光在缓缓与星光融合,承载着人们美好的愿望,消失在尽头。

  梦露的脸被揉进雪地里,冰凉刺骨的雪水与她的泪水混合在一起,打湿了她的乱发。

  梦露不知自己在雪地里躺了多久,浑身像被车轮碾压了一般疼痛,朦朦胧胧中有人将她拖到一处黑屋子里,扒拉着她的胳膊,用注射器在里面注射不明液体。梦露甚至连反抗的力气都没有,只是任人摆布着。

  又不知过了多久,她终于恢复了力气,一点一点朝黑色的大门爬去。

  “大哥......”。

  “让她去,她瘾上来,还会回来的。”

  

  >>>>

  Mr.麻抓起外套,推门出去。刚打开门,愕然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蜷缩在路边。如果不是清秀的脸庞还能依稀辨出,梦露整个人与路边的乞丐无二。

  “你,你怎么在这里?”

  Mr.麻还未问完,地上的人已经站起来扑进他怀里,沙哑着声音说:“你带我走吧,好吗?你带我走吧。”

  椒香小姐朴着Mr.麻进入到家里。

  Mr.麻叹了口气: “干嘛湿漉漉的就…我去给你煮点姜汤…待会儿我送你回去。”Mr.麻转身走了出去。Mr.麻不知道自己要如何对梦露说话,姜汤的氤氲蒙湿了他的眼睛。

  喝过姜汤,梦露去刷碗,Mr.麻执拗不过她只能由她去。

  厨房里,梦露一边看着碗,一边笑得眼泪快出来了。她知道自己被注射了之后,便再也回不去了。这段最黑暗最龌龊的苍白,她不想让任何一个人知道。

  她随手将Mr.麻刚才熬汤用的煤气打开——既然回不去,那就让我结束这一切吧。她的眼睛里一片漠然。

  

  >>>>

  椒香小姐拎着东西回到Mr.麻的家里,闻到了不太对的煤气味道。她连忙打开窗,抱着梦露去了医院。

  不知过去了多久,梦露睁开双眼,看到椒香小姐焦急到红通的眼帘。椒香小姐看到梦露醒来,连忙把窗边桌上的礼物盒子拿起地给她。

  “给我的?”梦露有些苍白却透露着冷笑,“何必呢”。

  一阵寂寥之后,“Mr.麻给你的,他不好意思让我转交。”

  梦露突然一滞。

  “母亲走了,走的很安静,放心。从此之后,我会好好照顾你,放心。”一连说了两个放心,椒香小姐却一声比一声坚强。

  “你还记得小时候我们经常猜的谜语么?火车那条我总也答不出来。今天我想我可以告诉你答案了,都不会扎到你,因为我不会允许这种事情发生。”椒香小姐看着梦露没有说话,淡淡的说。

  

  >>>>

  “如果生命只剩十分钟,我们可以一路沿着铁轨走,一路看着倒退的风景。

  如果生命只剩三分钟,我会和你一同回忆走过的风雨,一起再重温那些美好。

  如果生命只剩一分钟,这不会发生,因为我连十分钟都不允许它发生。

  梦露,现在的你,愿意为之后的风景,之后的回忆打开一个新的开始么?“

  打开盒子,梦露看到这张字条。

  字条仿佛是新写上去的,笔印有虚有实,在阳光下泛着点点光迹。

  字条的旁边,是一双梦露红麻椒布鞋。

  

  “他说这双鞋,是专门以你的名字做的,你在他眼里,是唯独无法被掩盖的梦露红。”

点击阅读原文,探寻梦露红麻椒布鞋背后猜不透的谜语。

fashion.sohu.com true 麻椒 http://fashion.sohu.com/20160403/n443227938.shtml report 5080 >>>>——椒香,我想要和你猜一个谜语——什么谜语?——你说,有两条铁轨,把你绑在其中的一条铁轨上,有两辆火车同时开过来,究竟哪一辆会轧
阅读(0) 举报
欢迎举报抄袭、转载、暴力色情及含有欺诈和虚假信息的不良文章。
牛尔

牛尔

台湾知名美容专家,美容教父,“牛尔娜露可NARUKO”品牌创始人。

kevin凯文老师

kevin凯文老师

台湾著名造型师,《美丽俏佳人》主讲老师,被业界称为亚洲美容天王!

Patrick李云涛

Patrick李云涛

国际著名造型专家,殿堂级整体形象顾问,意大利KOEFIA国际学院教授。

秦彬MUKO

秦彬MUKO

美肤疗养专家/芳疗专家-秦彬老师,《我最想要的美丽书》作者。

反派学院

反派学院

中央圣马丁学院独家视频栏目,和鬼才设计师学作魅力大反派。

时装传媒集团官方账号

时装传媒集团官方账号

时装传媒集团作为中国最具实力的综合出版传媒集团,至今已有34年的历史。